第71集團軍某旅糾治小特專業訓練“恐高癥”的一段經歷

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陳利 楊琪瀟 李政責任編輯:李晶2020-02-04 15:16

航模班長的“權威”被打破了……

——第71集團軍某旅糾治小特專業訓練“恐高癥”的一段經歷

■解放軍報記者 陳利 通訊員 楊琪瀟 李政

春節前夕,記者來到第71集團軍某旅采訪,聽聞該旅防空營在實彈射擊考核中成績優異,新列裝的某型裝備射擊成績位列集團軍第一名。

好成績源于什么?記者探訪該營成功經驗時,官兵們講述了一個打破“權威”的故事。

作為防空營唯一的航模操作手,目標保障班班長冀淵的任務是為各型防空裝備提供靶標保障。部隊改革調整,這個旅移防到了新營區,建成了全新的訓練場。不料,面對陌生的訓練環境,冀淵操縱某新型航模首次試飛不到10分鐘,航模就險些失去控制墜毀,讓他驚出一身冷汗。

事后分析,冀淵認為訓練場周邊的風力發電站和高壓線路產生嚴重的電磁干擾,是“罪魁禍首”。因此,“新的訓練場電磁環境復雜,新航模飛行訓練掉落風險較大”,被冀淵寫進了新航模飛行訓練的風險評估報告。

在這個旅,航模專業屬于“高精尖”的小特專業,懂的人少,精通的人更少。作為該專業“技術大拿”,冀淵的這份風險評估報告,理所當然成了“權威”。雖然此后訓練中,營長閆濤幾次動了“冒險再飛新航模”念頭,但身為專業“門外漢”的他還是放棄了,“一架航模價值近百萬,真摔壞了,那可不是小事”。

直到旅里組織訓練督查,這個“權威”終于被打破了。

那天,旅長賈新軍來到防空營訓練督導,發現新配發的航模被晾在一邊,官兵使用的依舊是老航模。翻看閆營長提供的風險評估報告,賈新軍皺著眉頭離開了訓練場。

返回辦公室,賈新軍帶著作訓參謀仔細研究了該型航模的使用說明書,并咨詢了類似型號民用航模的售后客服,他認為,新的訓練場環境符合新航模飛行要求!

又到訓練日,賈新軍再次來到防空營訓練場,要求冀淵試飛新航模。孰料,飛行不到10分鐘,新航模又一次搖搖晃晃落了下來。盡管在接下來的故障篩查中,從修理營找來的技術骨干現場排除了發動機油路有氣泡等故障,但航模無法正常飛行到底是機械故障所致,還是受外部環境影響?如果是后者,該不該冒險再飛一次?

面對眾說紛紜,賈新軍拿定主意:如果不找出航模無法正常飛行的真正原因,就意味著該新型航模在以后的訓練中只能看不能用,談何生成戰斗力?“再飛一次,出了問題我負責!”

經過一番性能檢查,冀淵懷著忐忑的心情操縱航模重新起飛。結果,航模按照預定航線,穩定地完成了一次保障任務,在后續的訓練中,也再未出現飛行異常現象。

說到這里,冀淵紅了臉,“發動機油路進了氣泡,自然會導致動力供給不足,讓新航模無法正常飛行。原因并不復雜,自己卻想當然地認為新裝備科技含量高,故障也必然‘高大上’,沒想到,假想的復雜電磁環境原因最終卻被排除了!”

隨著采訪范圍的擴展,類似的故事也隨之增多——

去年夏天,部隊駐訓場接連遭遇惡劣天氣,氣象專業官兵擔心探空設備受損,訓練中并未將其釋放升空。“上了戰場,惡劣天氣更需要氣象保障!”旅領導要求官兵在極限條件內,放手組織訓練。

還有一次,雷達專業官兵走進某機場,依托空軍飛行訓練錘煉官兵目標捕捉能力。結果,為防止電磁干擾戰機飛行,每天近一半時間,己方雷達都不開機。旅領導當場對組訓者進行了嚴厲批評,并勒令更換訓練場地……

為何盯著小特專業較勁?賈新軍告訴記者,部隊改革重塑后,合成旅小特專業種類更多,地位作用也愈發凸顯。然而,這些專業往往又因為技術含量高,讓一些組訓者產生了“恐高癥”,導致消極保安全的現象時有發生。

“恐高癥”的現象讓該旅各級指揮員深受觸動,大家開始深研細摳小特專業的訓練之道。在前不久結束的對抗演習中,該旅各小特專業充分釋放作戰效能,在氣象保障、通信組網、偵察破襲等方面提供了有力支撐。

微議錄

越是“高精尖” 越要放手練

■第71集團軍某旅旅長 賈新軍

“想信息化,盼信息化,信息化來了很頭大。”近年來,隨著我軍信息化建設的加速發展,各型“高精尖”裝備不斷列裝部隊。但是,新裝備配發了,一些官兵不會用、不敢用、不善用的問題也隨之浮出水面。有的因為不懂不會而“繞道走”,空有“高精尖”在手卻玩不轉;有的認為新裝備“嬌貴”,一旦遇到故障,就顧慮多多,生怕弄壞了、搞砸了。

我們常說,“不下水,一輩子不會游泳;不揚帆,一輩子不會行船。”在做好風險評估的前提下,必須主動破除不敢練、不敢為的“恐高”心理,積極主動學習研練新裝備,在學用結合中把操作“招法”掌握到手。只有讓新裝備走出“溫室”,用實戰化訓練這塊“磨刀石”去檢驗提高,才能真正成為戰斗力的“倍增器”。
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
分享到


2019年秋霞鲁丝片84,免费,2019国产全部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