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軍營零點后”|風雪中的忙碌

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李佳豪 王鵬責任編輯:丁楊2020-01-22 10:11

清晨5時,一名炊事員將揉好的第一屜饅頭放入蒸鍋。王譚 攝

高原的雪真大,漫天飛舞模糊了天地的界限。

若不是在熟睡中被凍醒,第77集團軍某旅排長胡磊不會意識到,在這座營區的一角,還有幾名終日與鍋爐作伴的兵。

在3米多高的地熱源鍋爐前,身形瘦小的上士王小濤顯得更加單薄。自入冬以來,這幾座“龐然大物”每天24小時運轉,為數千名官兵和幾百間營房提供著熱水和暖氣;而王小濤和另外兩名戰友,則要小心翼翼地“照料”它們,以確保運行無虞。

當胡磊掛斷報修電話,重新翻身上床裹緊被子時,那頭,王小濤已經提起工具箱,順著管線摸進夜色,開始查找故障原因。幸好,這次短暫的故障沒有引起連鎖反應——去年春節前,一次持續4個多小時的停氣停暖,讓數十名官兵一夜之間患上感冒。這件事,讓王小濤內疚至今。

王小濤需要不斷操作3個閥門,以調整鍋爐的溫度、電流、排氣壓力等。“這是件很科幻的工作,一兩句話我也解釋不清。”黑暗中,王小濤的臉頰被燈光映照得忽明忽暗。

而在四級軍士長李小龍看來,自己的工作既重要又煩瑣——負責所有進出營區人員的安全管理。

每當熄燈號響起,營區大門頓時失去了晝間的熙攘,但這并不代表李小龍能夠睡個好覺——在和值班室一墻之隔的省道上,平均每晚有上百輛大卡車經過,除了發動機巨大的轟鳴、貨物與車廂有節律的碰撞、輪胎在減速帶前剎車發出的摩擦聲外,還有那些經過改裝、亮如白晝的遠光燈,讓他沒有一個晚上能睡得安穩。

“春節前后倒是沒什么車,可進出營區的人多。”風雪中,一個人影從黑夜中閃現,李小龍連忙裹緊大衣上前核實身份,原來是一名因航班延誤導致晚歸的休假干部。

每年入冬后,抵達高原的火車和航班經常因天氣原因晚點延誤。去年春節前夕,李小龍索性搬了把椅子,在玻璃窗前坐了幾個整晚,迎接一個個“風雪夜歸人”。

“我利索一點兒,他們就少挨一會兒凍。”談及原因,他笑道,“畢竟他們是舟車勞頓。”

在該旅衛生連,平均每天都有官兵前來就診。春節前后,這個數字還會上漲。

“逢年過節,戰士們免不了集體聚餐,這也增加了患腸胃炎的幾率。”說話的是該旅衛生連軍醫田小軍。幾分鐘前,一名突發腹瀉的戰士被送到衛生連,接到急診通知的他迅速起床,在黑暗中摸起眼鏡就走進急診室。

作為該旅資歷最老的軍醫,今年已經是田小軍在軍營度過的第28個年頭。記者翻看了他過去3年的夜班記錄,共收治1026名急診患者,其中包括4例急性高原肺水腫、3例因過敏導致的喉頭水腫,以及1名早產的軍人家屬。

在田小軍身后的墻壁上,懸掛著大大小小的十幾面錦旗,那是他從醫近30年來的見證。“雖然我的不少大學同學,如今已是各大醫院的知名專家,可在這個小小的診室里,我時刻感覺到自己‘被需要著’。”說話時,他黑紫色的嘴唇不經意向上揚了一下。

走出衛生連,被風雪籠罩的營區,模模糊糊能看到盞盞昏黃的燈光——凌晨4時,是炊事班一天工作的開始。

黎明的炊事操作間內,氣溫低至零下12攝氏度,即便是剛燒開的水,也會很快就涼了。由于長期用冷水洗菜,炊事員劉輝的手上布滿了凍瘡,指關節紅腫得異于常人。

在劉輝的身旁,下士陳永九正在準備主食。只見他的肩膀帶動著身體忽高忽低,就像伴隨著無聲的音律舞動——在過去的一年里,陳永九就像這樣,將1.6萬斤白面揉成了近8萬個饅頭。聽到記者算出這組數字后,陳永九自己也瞪大了眼睛,“這么多?那我還是蠻厲害的!”

的確,整日與柴米油鹽打交道,陳永九很難將自己的工作同“厲害”二字聯系起來,可正是日復一日的堅持和積累,造就了一個個平凡中的非凡。
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
分享到


2019年秋霞鲁丝片84,免费,2019国产全部视频